記得以前暱稱和夢是放在同一篇備份的
不過因為這半年作夢(或說記得夢)的頻率已經比去年低很多了
所以一直沒有按月貼

這次想到要貼 結果一看累積四個月起來還是挺多的
一次貼完吧

有的可以當獵奇故事看 XD

-----------------------------------------------------------------------------

[9/29]
在一個類似教堂的地方
泥沙被一群人怒火批判

我被推出去作代表
忽然之前泥沙讓我憤怒的事情一一湧現 (#現實中我明明沒有啥對泥沙不爽的事)
我站起來怒訴泥沙的三個背叛和欺騙



[9/16]
和一堆人在某個舊房子
忽然看到一個小瓦斯筒起火(小小的一團火 在筒子末端燒著)
我非常緊張
用手機撥了119 但怎麼撥都是別的服務台

<跳躍>

我在美國的一個小平房整理東西
房間很多瑣碎的東西 不過我似乎是已經租下來了

原來我已經回去了 似乎是學生的身份
心中充斥著十分複雜的情緒
一方面興奮回到熟悉又陌生的紐約 一方面不懂自己怎麼會又回去當學生
只是想著要怎麼佈置這個未來要待好一陣子的小房間
還有要怎麼一面當學生一面接案子多賺一些錢


[9/4]
跟##聊一聊忽然很想抱她
本來氣氛不錯 開口問了以後她開始疏遠我


[8/8]
一個人先回到公寓
門口是一個髒舊很多灰塵的老舊水泥樓梯
通往門口的地方我赫然發現一隻全紅的蛇!
我嚇到退了一步保持距離努力找東西保護自己

不過紅蛇似乎沒有攻擊我的意思往牆角鑽進去
畢竟還是得回家
我一面趕緊找東西攻擊蛇(找到一個像肋排的長骨頭上面還連著肉)
一面覺得機不可失拿起我的相機找機會拍照(閃光燈還刺激到蛇)

我驚魂未定時發現蛇的附近還有一隻大蠍子!
兩隻毒物就互相警戒對峙起來

對峙一會竟又出現一隻黑色的蛇
我拿著相機拍了好幾張相片 又緊張又興奮


[8/6]
在一個很大的補習班裡面補習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要出去吃飯了
竟然有人進來笑笑的說請大家留在位子上
然後說本補習班中午是要集體訂便當的

天啊 哪有這種事
以後中午連出去走走都不行?

我決定餓肚子去告他們
旁邊就有一個類似警察局的地方

在門口的是個士官不能拿主意
說要請示處長 要我上一個簽呈
我一整個想起當兵時那些麻煩的手續 唸著:以後都要?

路上懷念起上班的日子


[7/17]
和兩三個紐約朋友同桌 其中一個是Kenneth
大家都點了一個很普通的主菜然後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聊天
只有我在菜單東翻西翻竟然翻到甜點那頁有一個蛋糕看起來超好吃!
連忙叫辰辰來看


[7/12]
老師還是誰發給我們全班的作業是:
在自己身上挑一個位置 用手術刀割下一個約2cmx2cm的真皮組織
然後把裡面的病因治好 再把那塊皮縫回去

我怎麼想都不對 我怎麼知道我哪塊皮下面有"病因"
而且就一把刀這樣割 真的不會有事嗎 不會留下疤痕嗎??

可是一回神發現班上已經有好幾個人身上多了一塊2X2縫上去的皮了!
只好硬著頭皮 拿著刀考慮要割哪邊(非常怕痛)

<跳躍>

我忽然放下手邊的東西
想起來我剛剛似乎有照吩咐割開身上某個部位皮膚
接下來還得找出病因縫回去
一看竟發現我的頭蓋骨開在那邊晾風
好像還有灰塵跑進去

不過因為也不會痛 也沒完成病因的治療 所以就似乎有點不急著趕快縫起來



[7/7]
我人在美國從事一分工作
整天就是看一本很厚的書
當天有點混
怕被抽查覺得很慌想說趁晚上主管回來以前多看幾頁

聽到朋友聊到外面戶外樓梯的美少女半推半就被侵犯事件
覺得很興奮
很希望能遇到那個美少女

兩個同事咬耳根 提離職
我覺得很悶 因為如果他們都離職那這份工作就比較不值得留念了

老闆回來
很和善 完全沒想到我想殺他
我刀子拿出來他還說笑
但我因為劇情使然 真的一椎椎刺進去他的肚子
我不敢看他的臉 繼續刺下一椎

<跳躍>

接下來是寄生獸的實境電玩電影
一層層往上走 遇到越來越險惡的寄生獸


[7/6]
##不屑對待我又一彈


[7/4]
在一間屋子裡 床外是海邊
竟然看到中共在演習 一堆軍艦開過來 然後靠近到海邊
台灣這邊卻一艘巡防和戰機都沒出去

於是演習的彈完全落在這屋子的四周
飛車砸毀四處的設施
我驚訝怎麼台灣空防完全沒啟動!

(這時候我待的屋子變成了軍艦 而我也是艦裡部隊的一員)
敵方指揮官(變成了韓國人)過來找艦長
在長官經過身邊時
竟然整艘船只有我記得要起立敬禮
此時敵方指揮官竟然就靠在我身上休息 和旁邊的老人閒話家常

<跳躍>

我離開那邊去找我的腳踏車 卻已經忘記我停哪
走到一間腳踏車停車場
屋頂上有一個大破洞 原來是剛剛的轟炸造成的

旁邊有一堆腳踏車 是轟炸後救出來的
我在裡面遍尋不著我的腳踏車(印象中是一台台色灰色的)
卻找到了一個壞掉的腳踏車骨架 上面貼著"楊##"(我弟的本名)



[7/3]
和Ryu小樓梯爬來爬去找路 要去找一些朋友
爬進一個車廂 上面有往左箭頭 往Flushing
我就放心坐下去
Ryu卻繼續走然後消失了

這個超大的電車就開了 竟然不是往左而是往前
我連忙問前面的一個陌生乘客說這個不是往Flushing
他回答說這是去Montreal的

我大驚整個慌了 因為美國很多車子一開可能不停小站直達超遠的地方
我連忙用英文請問他Is there any smaller station between...有沒有小站我可以下車趕快坐回去的
結果他竟然跟我解釋Montreal是大站之類的(not small station)

我換個說法 No...like bus, if u miss a bus, u can just wait 20 minutes...
她後來聽懂了 就很無奈的說好像沒有喔 然後指指旁邊有一個車掌室
說他們也許可以幫我

我就像找到救命的稻草衝過去看到裡面很多人在圍爐之類
白鬍子車掌看到我的表情就猜到我坐錯車

但是我還是很努力的跟他解釋 我要參加一個重要的午餐
(這時候我一看時鐘 竟然晚上九點了) 我馬上改口說聖誕晚餐 必須立刻下車趕回去
他似笑非笑的問說Are u whinning?(你在抱怨嗎?) 一副你應該為自己坐錯車的行為負責
我立刻用務實的態度說 No, I'm not whinning or crying... I just want to find a solution!

這時候我眼光一掃竟然看到房間裡有幾個台灣人
他們偷偷用中文七嘴八舌給意見說搭計程車啊之類
我甚至看到一個長得很像現在公司的MIS的男的


[6/24]
老媽為了某事很生氣
用手巴我兩下
然後又去拿藤條開始打我
我忽然想起某個古人被媽媽打很開心的事情
就忍著痛帶著笑主動把手伸出去被打
結果老媽更生氣了...

<跳躍>

不知道在看全民超人還是啥的廣告
我忽然模仿了一下裡面的超人
旁邊的一個愛起鬨的好友 竟然找來二三十個路人演惡人軍團陪我high
圍著我擺了一個一對多的很帥姿勢
我覺得超屌連忙要求大家維持該姿勢合照
結果拍了一張超帥的海報
負責沖洗的阿婆還在上面合成了一句很帥的日文

-----------------------------------------------------------------------------

靠!
6/24這個夢我自己都完全忘記了
整理這篇blog才又讀一遍

所以我生日啪踢搞的事情完全是因為六月的一個夢的殘留思念嗎!??天啊

唔...
其實夢多少反應著內心一些搞不好自己都沒察覺的事情
這樣貼出來不知道會不會不小心被看穿一些其實不想被看穿的事情呢...嗯...


不會
洩洩縮看 路易士夢備份不知道幾月之後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路易士 的頭像
路易士

後來後來 我叫路易士楊

路易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te
  • ##訴隨??????
    我要是你女友一定會超不安的~~~
    真是

    借你的留言版靠腰一下
    我前幾天夢到
    我去參加男友的朋友聚會
    那些人是現實中不存在的一群宅男
    他在跟大家的對話中
    居然以老婆稱呼我
    我好感動
    把他的手拉到桌子底下
    偷偷握著

    幹 做這種夢的我
    真純情
    真可憐
  • 老凱特你害我被虧死了
    說連正義之士都看不下去了 -_-;

    我也沒辦法控制我的夢啊
    像雞米花抱怨我夢不到她抱怨到死
    我還是老夢別人

    話說回來

    妳 的 夢 真 的 太 純 情 了 !

    讓人忍不住為妳掬一把同情之淚
    你男友在X之靈知道的話還不娶你就太超過了!

    路易士 於 2008/10/13 05:12 回覆

  • 采豫
  • 借用這裡提個無關的話題:

    最近整理舊檔案,發現一些和你有關的東西,有興趣的話到這邊來瞧瞧喲 ^__^

    http://blog.roodo.com/-caiyu-/archives/7361497.html
  • 這個有收錄在我的個人誌啦~~
    我看你自己都忘了

    不過後面Seiya那篇我就很久沒看到有點懷念了 :D

    真是
    我年輕時還真做過不少蠢事...
    (不對啊!我才沒從二樓跳過!!)

    路易士 於 2008/10/13 05:14 回覆